浙江海洋大学牵头承担东海渔业资源重建智能装备和关键技术研究项目

作者:王利明  来源: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发布时间:2019-12-27 09:47:5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2019年的冬天,舟山的天气有些反常,连续多日气温都在20度上下,但经历过几场寒潮的树木层次分明,绿的依旧绿,黄的已是金黄。12月17日,冬日里一个暖阳天,一大批国内渔业资源领域的专家学者齐聚浙江海洋大学,为一个项目出谋划策。东海渔业资源重建智能装备和关键技术研究,这个项目的研究方向,正是很多舟山人、浙江人常挂在嘴边的话题,东海野生大黄鱼还能不能吃到?

  一个充满挑战的项目

  浙江省科技厅农村处2019年推出了两个浙江省重点研发计划,其中一个项目委托给了浙江海洋大学牵头的科研团队。目标很明确,用3年时间,将东海野生大黄鱼资源恢复到1000吨。

  大黄鱼是一种多年生鱼类,根据种群不同,鱼的寿命也有较大差异,其中寿命最长的是岱衢族的大黄鱼,最长鱼龄可达29岁。鱼龄越长,意味着鱼类的性成熟年龄也越晚,资源的修复难度自然也就越大,而项目组要恢复的就是岱衢族大黄鱼渔业资源。

  为什么要盯着资源恢复难度这么大的大黄鱼不放,项目组的首席科学家严小军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大黄鱼位列中国四大海产之首,是中国最著名的海洋经济鱼类,产量曾长期处在万吨以上,曾是百姓餐桌上常见的美味佳肴,但由于过度捕捞以及环境的变化,野生大黄鱼数量锐减。

  水产科研人员认为,有责任和义务将野生大黄鱼资源恢复起来。而浙江省农业农村厅朱华潭督查专员认为,浙江省2013年启动了东海渔场修复振兴计划,经过多年努力,收到了一些成效,但大黄鱼的资源恢复效果不明显。此次。浙江海洋大学主持这个项目,意义特别重大,难度也非常大,标准很高,3年能否如期完成,充满挑战性。

  渔业资源修复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最典型的如加拿大纽芬兰渔场鳕鱼资源,曾有“踩着鳕鱼群的脊背就可上岸”的美传,但经过几个世纪肆意捕捞后,鳕鱼几乎在这里绝迹了。中国科学院大学海洋学院院长、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孙松教授认为,目前对大黄鱼的全生活史、洄游机理、生物习性等研究还不深入,原有的自然栖息地是否还适合大黄鱼的生存,这些问题都有待科学家们去研究,需要做的前期工作量非常大。但对这样的开放性研究课题他感到非常欣喜。

  为大黄鱼野化设计“专网”

  传统东海大黄鱼,主要是指岱衢族大黄鱼,严小军团队通过前期研究已经可以通过基因特定序列比对及特定肌肉脂肪酸比值等方法、指标,进行准确辨别。但目前多年生的野生岱衢族大黄鱼资源量非常少,偶尔捕到成体野生大黄鱼都会成为当地的网络新闻。

  目前岱衢族大黄鱼的人工繁育技术已经成熟,每年的增殖放流也一直在进行。但上海海洋大学吕为群教授指出,大黄鱼的游泳能力并不强,投放鱼苗后,在自然海域能否捕到食物,自己又能否逃脱其他鱼类的捕食,他并不表示乐观。

  这个问题,项目组已有考虑。在研究了大黄鱼的东海活动区域后,项目组选择了中街山列岛附近海域作为野化训练基地。严小军告诉记者,野化训练非常重要,是项目组为提高增殖放流大黄鱼生存能力的一个重要举措。野化训练将采取从纯人工到纯野生逐渐过渡的方法。为此,项目组研发了一款专用的大型可降解网具。在鱼苗投入海区后,先在网具内生活,定时投喂足够食物,网具能有效保护投入海区初期的大黄鱼免遭大型鱼类捕食,自然的海况也将提升它们的游泳、捕食能力。合理设计的网眼尺寸能保证一些小型鱼类进入,补充食物来源。该网具具备自然降解能力,在3个月~5个月内将完成降解,网具的降解周期,刚好与大黄鱼在该海域生活的周期吻合,确保了投放的大黄鱼能够融入野生大黄鱼的队伍。

  严小军借用成都大熊猫保护的案例,来介绍大黄鱼野化训练基地的建设思路和意义,而现在的东海大黄鱼,又何尝不是“海里的大熊猫”呢?

  重建瞄准新模式

  专家们对项目充满了期待。孙松认为,我国渔业产业发展已经进入瓶颈期,近海养殖业受可用海域、环境污染等问题限制,发展空间几近饱和,近海的捕捞产量也很难再有大幅提升,这个项目将深海养殖和大型海洋牧场建设结合起来,不仅经济价值大,生态价值和社会价值更大,如果能够成功实施,将有典型的示范意义。

  但是,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副所长黄大吉研究员担心的是大黄鱼自然资源衰退几十年了,新的生态平衡已经建立,突然投放这么多大黄鱼进入自然海域,生态环境是否能支撑。集美大学农业部遗传育种重点实验室主任王志勇教授认为,按照目前增殖放流技术,放流存活率在1%左右,按1000吨产量计算,需要投放2000万~2亿尾大黄鱼幼鱼,需要投入的经费巨大。更多的专家则把目光聚集在大黄鱼洄游习性等基础研究上,认为这部分工作以前的研究基础比较薄弱,后续开展工作可能困难重重。

  “这些困难,项目组在前期研讨中也充分考虑到了。”严小军说,“东海渔业资源的修复,特别是大黄鱼渔业资源的修复,困难特别多,仅仅依靠传统的增殖放流,效果不明显,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关注到了这个问题,却没有人试着去解决这个问题的原因。所以,我们提出了一个创新的思路。”专家们的顾虑更多是从项目能否顺利结题,项目资金是否足以支撑项目实施等现实问题。

  严小军团队表示,对于这些问题,他们已有考虑,并将进一步摸索。据有关负责人介绍,这是浙江省科技厅资助金额最大的项目之一,同时,还将筹集各方资金和物资,支持项目开展。

  同时,严小军解释了项目定位中“重建”的意义。重建意味着选择野生大黄鱼为典型种类创建东海渔业资源的示范性重建,通过智能装备与关键技术的集成应用,突破群体野化训练与季节性定居化两项卡脖子技术,重建野生群体种质资源与栖息地,创新野化训练与集聚化的智能技术系统,重新确立洄游路线与机制,重新估算食物链结构与生态承载力,建立新型生产方式,即形成养—钓—捕新型生产方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式全海域海洋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