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红06”船东印度洋作业见闻

作者:特派记者 王自堃  来源: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发布时间:2019-12-26 09:37:05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在东印度洋,“向阳红06”船上的科考队员分为红蓝两队,每队8小时一班,在高温、暴雨等恶劣环境下连续开展作业。一次次搬运仪器,一次次投放回收,睡不上一个完整觉,只能在作业间隙见缝插针地打个盹……这里每天上演着实干担当、热血奋斗的工作场景,每名队员都是科考好汉。

  作业不惜力

  12月11日,自然资源部东印度洋联合航次布放了首套潜标。本航次第一航段首席科学家周蓓锋告诉记者,锚系是长时期观测海洋环境变化的仪器串的简称,分为潜标和浮标两种,作用类似于地面上的气象站,可准实时地把信息传回实验室,供研究人员分析、模拟和预测。锚系由浮球、观测仪器、声学释放器和水泥重块组成,这4部分用绳索串联,根据布放海域水深,绳索可长达几公里。投放锚系时,需依照浮球、仪器、释放器、水泥重块的顺序先后入水。重块在海底着陆,浮球则凭借浮力将仪器在水中拉成竖直的一串,回收时启动释放器脱钩,浮球便拉着仪器浮出水面。


杜萍处理水样

  锚系如同糖葫芦,可串联水文、生物、化学等多学科观测仪器,能够记录不同水深的环境参数,从而得到多组完整的海洋环境剖面数据。本航次布放的首套潜标所用绳索长达2800米。10余名队员按照锚系释放人员、安全员、机动人员等不同岗位分区域站好,在投放前连接好锚系的各个部分,将绳索呈“之”字形铺开在后甲板,在调试观测仪器、确保释放器电量充足后,队员们便分开两列拉住绳索,在缆车配合下投放浮球。

  单个浮球重量约在15公斤,需要一名队员从甲板上搬起再投放到海中,而个别观测仪器则重达一二百公斤,起吊时需8到10个人在甲板拉住绳索止荡。在下放时,队员们要注意保护仪器安全,避免碰撞船体。本航次科考队员中“80后”占到了总人数的80%,已成海上作业中坚力量,张海峰便是其中之一。他今年33岁,来自自然资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有着多次南北极科考和大洋作业经验。张海峰身材魁梧,是名副其实的壮汉,经常自告奋勇站到甲板最外侧,担当起浮球投放重任。

  当锚系投放进行到一半时,出现了一个小插曲。重达数十公斤的声学多普勒流速剖面仪入水后,带动着一组浮球发生了缠绕。船长马桂华在后甲板指挥船员调整船位,希望利用螺旋桨搅起的波浪冲开浮球,但最终没有成功。后来,船长决定,让船缓慢倒退靠近浮球,队员再一起用力把球向船艉拉过来,想办法捞回甲板。

  眼看浮球越来越近了,周蓓锋找来了抓钩。张海峰抛出抓钩勾住了浮球,五六个队员排成一队拽住绳索,奋力把浮球提出了水面。浮球被拉到距甲板半米左右的半空,张海峰感到连接抓钩的绳子快要绷不住了,情急之下便直接趴在甲板上,用一根止荡绳套住了浮球。众人合力将止荡绳挂到钢缆上,启动船艉缆车,才将浮球捞回了甲板。

  用尽全力打捞浮球后,不少队员的手套磨出了洞,手指被绳子硌得生疼。张海峰和队友把这一组浮球理顺后再次投放入海。天热流汗加上一直拼命地使劲儿出力,张海峰此时已有几分虚脱,不得不跑回船舯实验室休息了一会儿。另一组队员接替上阵,继续投放锚系。可张海峰到底还是“闲不住”,又回到后甲板协助队友完成布放。随着水泥重块闷声砸出大朵浪花,急速地拉着一串仪器设备沉入海底,两个半小时的锚系潜标布放总算告一段落。

  尽管如此,张海峰还没有休息,又着手箱式采泥器作业的前期准备。壮汉张海峰干活不惜力。问他为何如此拼,他说:“因为我们同舟共济。”简短的话语,透露出茫茫大洋上的团队精神。

  巾帼不让须眉

  在船上,重体力劳动不适合身材娇小的女生,她们由此成为了科考船上的“少数派”。“向阳红06”船上的科考队员里有“三朵金花”,她们来自海洋二所。3人专业不同,各自承担着大洋作业中的不同任务,但都是独当一面的“女汉子”。

张静静打绳结 

  张静静专业为海洋化学,张海峰评价她“一看就是能干活的”。的确,张静静在船上干起活来透着一股利索劲儿。布放锚系时,她冲在一线,不是在调试设备,就是在打绳结。由于多次出海科考的历练,张静静打绳结的手艺十分娴熟,与许多男队员打出的绳结不相上下。除了体力活,她还有别的任务,根据各个项目汇总上来的信息,张静静要在千头万绪中细化作业站位,力争分工合理、节省时间。

  海上科考作业要求队员“文能分析做实验、武能打结收放缆”。杜萍的专业方向是浮游动物,每当拖网中有样品抓取上来,无论天气多热、时间多晚,杜萍都会准时赶到现场。她既能顶着烈日、手持对讲机指挥布放生物拖网,也能一头扎进实验室、连续几个小时培养测定海水中的细菌,扎实细致的工作作风赢得了队友们的一致称赞。

  郭若玉是全船晕船最严重的队员,本航次是她第一次出海。航渡期间,由于晕船,郭若玉几天吃不下饭,但在作业开始后,便显出“汉子”本色,常常在实验室里整夜忙碌过滤水样。问她为什么要连夜检测,郭若玉解释说,“水样采集上来后,必须马上处理,否则时间耽误久了,我关注的海洋微生物就会发生变化,失去了宝贵的原始信息。”见此情景,队友们纷纷感叹,“三朵金花”个个都是能熬能拼的“女硬汉”。

  年过四十仍“好汉”

  毕大勇已过不惑之年,是本航次为数不多的“70后”,来自国家海洋技术中心,主要负责光学衰减仪的布放和数据采集。从事海洋工作十几年,毕大勇参加过很多科考航次,肤色早已被海上的毒辣阳光“染”黑了。

锚系作业现场

  毕大勇中等身材、体格结实,豪爽外向的性格极具感染力,多年出海经验更是让他自带“带头大哥”气质,每次作业前,总是用最快的速度做好布放准备,一旦船舶行驶到站位,立即开始作业。

  工作之余,毕大勇还是个“热心肠”。起航不久,底层甲板住舱有两个房间漏水了,毕大勇跑前跑后,帮助队员与船上沟通解决。他还兼任科考队生活委员,在紧张的科考间隙组织集体活动,努力活跃着船上生活氛围。船上有了毕大勇这位不服老的“70后”好汉,许多“80后”“90后”也不甘落后,纷纷鼓舞精神、卯足干劲,在东印度洋上谱写新的青春篇章。